首页>>护理天地>>康复之家>>正文康复之家

我们永远在你身边——致丢了光环的小天使

日期:2017年04月11日      来源:网站编辑      浏览:4550次

在云南省精神病医院我的身边,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身患精神疾病,他们的父母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陪伴着他们成长,而他们,却在自己的世界里又哭又笑,这样的孩子带给他们的父母、整个家庭乃至整个社会怎样的负担呢?

每次和他们接触,我的内心都是充满着怜悯和震撼的。


       儿童青少年科的杨丽主任说过,这些从小患病的儿童青少年,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医治,会延误最佳治疗时机。

       儿童精神病有以下特征:

      1、儿童精神病例常表现言语减少、缄默、刻板重复、言语含糊不清、思维内容贫乏。

      2、儿童精神病感知障碍多较生动鲜明,恐怖性和形象性为特征,可有幻视、幻听(言语性或非言语性)、幻想性幻觉以及感知综合障碍(如认为自己变形、变丑等),尤以少年患儿为常见。

我院康复中心有儿童精神病患者康复训练十余年的丰富经验,为的是在他们药物康复之后,能真正的回归社会回归家庭。

在康复中心,我们开设儿童精神病患者的音乐治疗,舞蹈治疗,艺术治疗,还有专门为孩子们特别安排的手工训练,体育训练。



       每次带他们活动,我都很有感触,刚开始接触他们的时候,他们会害怕,会退缩,我必须要更耐心更有方法,但是,当他们在活动中有一点点转变和起色,也许只是开口叫一声朱老师或者抬手做一个动作,每个家属和老师都会发自内心的高兴和微笑[玫瑰][玫瑰][玫瑰]。

在我脑海里,永远不能忘记这样一次音乐治疗,2011年的一个冬天的早晨,来自理工大学的三十多名大学生志愿者来到康复中心和一个自闭症的孩子做活动,在孩子来之前,我要先让志愿者们学会当天音乐治疗的儿歌,很简单,是这样的:我的头,我的肩,这是我的胸,我的腰, 我的腿,这是我的膝盖,小小手小小手,小手真可爱,上面还有我的十个手指头……还没念完,同学们当场就笑得人仰马翻!“朱老师,你当我们是你家小孩啊?”“朱医生,这是否太简单了?”唏嘘不已的嘲笑让我觉得很可悲,这是对精神病患者赤裸裸的“嘲笑”啊!就在这时,胆子小小的玉杰(化名)进来了,他来到我的身后,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这么多大哥哥、大姐姐,我给他们简单的做了介绍:“他叫玉杰,16岁,到今天为止,他不开口说话,不叫妈妈,希望今天我们能帮到他。”于是,我开始了当天的课程,“玉杰你看,今天我们要学的是很简单的几个动作,但是你必须按照我的要求打开心扉,大声的说话好吗?”他使劲点点头,“首先我们学第一个动作,把手放到头上,围成一个爱心,这个动作的歌词是我的头,玉杰,你要学会这个动作,并比着这个动作对妈妈说,妈妈我爱你!来我们试试!”他很小心的把双手放到头上,嘴里说道:“m..m..m..mu--”同学们都看呆了,学生会主席吕途很自信的走到他身边,用他学播音主持的专业知识一遍遍教他发“妈”这个音,但还是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了,这时的玉杰胆怯了,退缩了,眼泪瞬间夺眶而出,离开座位朝门口跑去,他妈妈一把抱住他流着泪说:“加油我的宝贝!”正在我们措手不及的时候,一直默默看着玉杰的同学们开口了:“玉杰,我爱你!玉杰,我爱你!玉杰,我爱你!”一个声音,两个声音,最后,所有的同学们齐刷刷的大声喊着:“玉杰,我爱你!”小玉杰呆了,他的妈妈和我们也呆了,就在那时,他开口了:“我……爱你……”突然他转过身大声的喊道:“妈……妈!我爱你!”虽然说的不清楚,但是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句笨拙的“我爱你”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志愿者和我们把这对幸福的母子围起来,整个大厅里,听到的是爱的声音:“我的头,我的肩,这是我的胸,我的腰, 我的腿,这是我的膝盖,小小手小小手,小手真可爱,上面还有我的十个手指头。。。。。。”

       从那一刻开始,他们不再是是我心中折翼的天使,他们只是不小心弄丢了发光的光环而已!

       我从内心爱上了这些特殊的孩子,在学会了各种课程之后,更重要的是怎样让他们回归社会和家庭呢?他们不仅需要健全的社会支持系统和家庭支持系统,更需要重回社会的自信心,在康复中心五年的努力下,我们拥有了一千余人的志愿者团队,从他们做起不再歧视和看不起精神病患者,并且开始从内心接纳和关爱他们。在我们所有人的努力下,我相信,每一个精神病患儿都能重新捡起稚气的笑容,都能再次拥有美好的童年!在一年一度的六一儿童节来临之际,我承诺,我会用我的双手牵着这些丢失了光环的小天使们一直往前走,你们呢?